周公解梦专著解梦范围,为大家提供周公解梦大全查询效力,并提供在线解梦,欢迎各位梦友拜候保藏本站!

以后位置: 主页 > 其它 > 《梦的解析》第一局部《梦的解析》在线阅读

《梦的解析》第一局部《梦的解析》在线阅读

围不雅观不雅观: 18

第一个梦

  旅途归来,又饿又累,躺在床下马上呼呼入睡,但这辘辘饥肠的舒适就引出了如下的一个梦:“我跑到厨房里去,想找些香肠吃。那儿站着三个女人,其中之一为女主人,她手上正在卷着某种东西,看来很像是汤团之类的。她要我再等一会,等她做好了菜再叫我。(这句话在梦中听得并不太清楚。)于是我觉得不耐烦,很不快乐地走开了。我想穿上大衣,但第一件穿上去时,发现那太长了,于是我又脱上去,这时我很惊奇地发现这套大衣上,居然铺有一层珍贵的毛皮。接着我又拿起另一套绣有土耳其式图案的外套,这时来了一个脸长长的、蓄有短胡子的生疏人,叫我不能拿走那外套,他说那是他的,我通知他说这外套上均绣有土耳其式的图案,但他回答说:‘土耳其的(图案、布条……)又干你屁事?’但不久我们又变得彼此十分友善起来。”

  在这梦的解析时,我很不测地,竟想起一本大约我终身第一次读过的小说,或应该说是第一本我由第一册的最后局部读起的小说,事前我是十三岁。那本小说的书名、作者我都记不起来了,但,那结局竟仍明晰地记在脑海里。那书中英雄最后发疯了,而不时狂呼着三个给他同时带来终身最大的幸福与灾祸的女人的名字。我记得其中一位女人叫贝拉姬,我仍搞不清楚为什么在剖析这梦时我会想到这小说。由于提到三个女人,使我联想到罗马神话的三位巴尔希女神,她们执掌着人类的命运。而我知道,梦中三个女人中之一,即那女主人,是曾经生了小孩子的妈妈,就我自身而言,母亲是第一个带给我生命以及营养的人。而爱与饥饿唯有在母亲的乳房里,才干找到最好的约束。我且特别提一段趣闻:“有个年轻的男人,曾通知我,他自身十分欣赏女人的美,而他最遗憾的是,他的乳妈那般斑斓,但他事前却因太小,而未能运用哺乳的大好机遇,沾点廉价。”(在心思症的病人,为了探求追溯其构成的要素,我有个习气,总是先运用他的某个趣闻逸闻而加以追问下去。)由以上一推演,变成了巴尔希女神中有一位双掌相摩地像是在做汤团。一位命运女神做这种事,太怪了,似乎还须再加讨论一番。这可以用我儿时另一阅历来作某种解释。当我六岁时,被妈妈上了第一课,她通知我,我们人是来自大自然中的尘埃,所以最后也必消逝为尘埃。这听来使我十分不温馨,而表示不置信这一套说法。于是妈妈双掌用力地相摩(就像梦中那女人普通,只差妈妈两手间并没有生面团在外头),而把磨落上去的黑色的皮屑(直译当为“表皮层之鳞屑”)指给我看,这就证明了我们是由尘埃所变成的!记妥事前目击这种现场扮演的志向时,心中感到无比的惊奇,然后来我似乎也就勉强地接受她的这种说法——“我们人类均难逃一死的” 〔17〕。在我童年时,确实经常在肚子饿的时分,就跑到厨房去先偷吃,而每次总被坐在灶旁的妈妈斥骂,而叫我必定要比及饭菜做好了,才末尾用餐。因此梦中我到厨房所碰到的女人们,确是暗指着那三位命运女神巴尔希了。如今再来看看“汤团”这个字有什么意思,至少它使我联想到大学时代教我们“组织学”的一位教员,他曾控诉一位名叫克诺洛(德文有“汤团”之意)剽窃他的作品,而“剽窃”意行将不属于自身的东西拥为己有。这又使我能解释出梦的另一局部,我被人当作是经常在人多手杂的剧院讲堂下手的“偷大衣的贼”,我所以会写出“剽窃”这个字出来,完全是一种有意的举措。而如今我却末尾看出,也许这就是梦的隐意之一,而可作为梦的其他显意局部的桥梁,联想的进程是这样的:贝拉姬——剽窃——扳鳃亚纲(鲨即此中之一〔18〕)——鱼鳔——就这样子由一本旧小说引出克诺洛事情和大衣(德文UEberzieher有几个意思:大衣、套头毛线衣、做爱所用保险套),因此很清楚地这又牵涉到性方面的效果。固然,这是一套相当牵强、在理的联想,但要不是经过“梦的运作”的时间,我在清醒外形下是决不会作如是想法的。虽然,我并无法找出任何迫使我作这种联想的激动,但我还想一提的是,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名字——布律克,那使我想起我曾在一所名叫布律克的学校里上课的那段快乐光阴——无所为而为的纯兴味的追求,“每天孕育于智慧的宝藏内而不复有他求,而这正与当我做梦时“熬煎”我的愿望成一猛烈的对比。最后,又使我回想起另一位令人思念的教员,他的名字叫弗莱雪,这名字发音听来就像是可以食用的“肉”,紧接我的思绪更涌出一大堆景色:包含有表皮层皮屑的一副感伤的局面,(母亲——女主人)、发疯(那本小说),由拉丁药典(即“厨房”)可找到的一种使饥饿的觉得麻木的药—— 

解的挺好
(18)
64.3%
有待改良
(10)
35.7%

登陆提交梦惑